多名医药代表被查
发布时间:2021-03-09     阅读数:136    来源:转载
分享:
 1 
医药代表,被查


近日,中国检察网公布了四川省旺苍县人民检察院的一则起诉书,被告人许某某利用职务之便,帮助医药代表朱某某、唐某某、王某某推广宣传其在该医院代理销售的药品,促进药品销量提升,收取好处费和药品回扣款共计3791.55315万元,支付医生药品回扣款后共获利598.68953万元,支付下线回扣费用和跑腿费、统方费等250.35531万元后,被告人许某某个人实际获利348.33422万元。

 

此后,本案由广元市旺苍县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,以被告人许某某涉嫌受贿罪、被告人文某某涉嫌受贿罪,于20201220日向本院移送审查起诉。

 

事实上,近段时间以来,涉及医药代表的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,案件频发。

 

而隐藏在医药领域的利益网、关系网远不止于此:医疗器械、耗材采购中潜规则盛行;红包回扣泛滥;黑色利益链条覆盖了心内科、心外科、神经内科等多个科室。在此前央视播出的一档调查节目中,61名涉嫌商业贿赂的医药代表被公安部门拘捕。

 

从去年以来,医疗领域的腐败回扣案件是中纪委关注的重点。

 

2月19日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在官方网站要闻板块发表文章《铲除医疗腐败滋生土壤》,再度点名医疗腐败问题。此外还调取了全国290多家医药类上市公司年报,对销售费用进行分析解读,最终深挖出不少管理漏洞和监督盲区,为深入整改找准了靶向。

 

与此同时,在中纪委的《重点领域正风反腐观察 深挖彻查医疗腐败》一文中指出,坚决查处医疗领域严重违纪违法行为。文章显示,在医疗领域腐败案件中,收取药品耗材回扣是出现频率最高的问题,涉案金额居高不下,腐败利益链条环环相扣。

 

 2 
信用评价:正在收集典型案例

 

随着医药反腐工作成为相关部门工作的重点,对其产生制约作用的「紧箍咒」也开始发挥作用了。

 

日前,国家医疗保障局印发的《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的操作规范(2020版)》(下称《规范》)和《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级的裁量基准(2020版)》,已经在各省范围内落地。

 

《规范》明确评价范围,即医药企业定价、营销、投标、履约过程中实施法律法规禁止、有悖诚信和公平竞争的行为以牟取不正当利益,如在医药购销中给予回扣或其他不正当利益等。

 

值得注意的是,在此前流传的一份医保文件中,明确要求做实做细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,实现全国医药企业守信承诺基本覆盖、以给予回扣、违法涨价为重点,产生一批取得治理时效的典型范本。

 

某种程度上,随着信用评价成为国家医保局2021年的重点工作,未来即将产生一批典型案例来以儆效尤,各药企要将合规意识提升至最高警戒线了。

 

《规范》显示,对各级各类医疗机构、集中采购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实施过给予回扣等医药商业贿赂行为,将会从金额大小给予失信等级的评定,从一般、中等、严重、特别严重。

 

如果进入黑名单,企业和个人将面临被限制从事招投标活动、取消享受财政补贴资格、强化税收监控管理、提高贷款利率等一系列惩戒措施。

 

集中采购机构根据医药企业信用评级,分别采取书面提醒告诫、依托集中采购平台向采购方提示风险信息、暂停相关药品或医用耗材的投标挂网、暂停供应配送中标药品或医用耗材资格。也就是说,一旦信用评级出现问题,这将直接对药企的推广行为以及产品的进院产生深刻影响。

 

 3 
财务手段查帐、查销售费用

 

尤其是对上市药企来说,回扣问题则直接反应在销售费用这一指标中。毕竟高销售是医药行业的普遍特征,部分企业的营销费用高达60%,成为查账的重点对象。

 

1月初,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发布文章《财政部山东监管局:谋篇布局明方向 会计监督著新章》,对未来的财会监督工作进一步明确了方向。会议显示,要用好会计信息质量检查手段,聚焦重点企业以及业务规模大、执业风险高的会计师事务所和资产评估机构,对年报审计中出现的违规问题和企业会计造假行为严惩重罚。

 

文件显示,还要坚持日常监管与专项检查相结合,提高监管的针对性和有效性。通过区分重点企业和一般性企业的分类监管方式,有效提高监管效率。选取重点企业进行全方位、多维度的日常监管,综合运用座谈、访谈、约谈、问卷调查、大数据分析等多种手段,发现行业性、趋势性、苗头性问题,为专项检查提供线索和导向。对专项检查发现的深层次问题,有重点地实施突破,涉及政策落实、准则执行和制度漏洞的,主动思考,深入探讨,为财政部提供决策依据。

 

本次财政部发文,将山东省作为典型,或意味着未来对重点上市企业、业务规模大的药企进行常态化查账,由此发现行业性问题,或会对回扣和销售费用高企的常见问题形成遏制作用。

 

 4 
个体备案制

 

无论是药品回扣、行贿还是虚开增值税发票,基本都是服务于原始的药品推广手段——带金销售。

 

除了上述措施对药企本身进行监控外,从医药代表个体来说,灰色推广行为也将受到规范和限制。

 

已经于2020年121日起正式执行的医药代表备案管理办法明确规定,医药代表不能有以下行为:未经备案开展学术推广等活动;承担药品销售任务,实施收款和处理购销票据等销售行为;参与统计医生个人开具的药品处方数量等。

 

据了解,医药代表备案制正式启动后,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需要在国家药监局指定的备案平台按要求录入、变更、确认、删除其医药代表信息,医疗机构则可在备案平台查验核对医药代表的备案信息,这样医疗机构也能够更加迅速、精准地识别出正规医药代表的身份,保证医药购销行为的合规性。

(文章来源:赛柏蓝)